蚂蚁体育
美国产业政策7-对我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几点启示_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模板_族蚂模板预览
美国产业政策7-对我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几点启示
2019-10-12 05:33:12 来自作者    

对我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几点启示

先进制造业是在传统制造业基础上,吸收信息网络、先进材料和工艺以及现代管理等新成果,广泛应用于产品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管理、售后服务全过程的新型现代产业,保障了现代社会发展的物质供应。先进制造业具有技术先进、知识密集、附加值大、成长性好、带动性强等特征,既是国家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也是我国未来国民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先进制造业大国,部分产品技术水平跃居世界前列。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先进制造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为推动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实现由制造大国向强国的转变,2015年我国颁布实施了《中国制造2025》。虽然目前《中国制造2025》成为中美贸易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现实告诉我们,发展先进制造业,我国一时一刻也不能放松。美国作为世界先进制造业强国,在产业政策制定、产学研用结合、重点技术领域攻关及人才培养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提到了扩大国内制造业供应链能力,而我国的文件表述语境是努力提高本土产品市场份额,这就往往成为中国政府干预市场的一个把柄。总的来说,《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对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具有重要启示和借鉴意义。

必须进一步提升先进制造业的战略地位

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美国政府有着极为清晰的发展战略。2011年6月发布《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2012年2月发布《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提出三项基本原则和五大发展目标;2012年3月启动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出资10亿美元支持创建若干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2014年10月公布《振兴美国先进制造业2.0版》,通过支持创新、加强人才引进和完善商业环境等方式,确保美国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近期又发布实施了《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在如此密集的政策支持和引导下,美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呈现一定的回升势头,今年1-9月份美国制造业增加了40万个就业岗位。

与美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相比,我国明显“底气不足”。2015年5月发布《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3个10年的“三步走”战略,成为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重要行动纲领。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规划执行面临严峻挑战。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既是我国迈进世界制造强国乃至经济强国行列的根本之举,也是发出中国声音、迈出中国步伐、走出中国道路的必然选择。

为此,我们要高度重视培育发展先进制造业,一方面要从国家层面加强统筹谋划,滚动制定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使
各种发展要素相互配套;另一方面要保持战略定力,进一步明确先进制造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保持发展战略的连续性、稳定性,研究建立促进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长效机制。

必须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提高产业自主可控能力

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选取智能制造和数字制造系统、先进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增材制造、高性能材料、半导体、混合电子、光电子学、高级纺织品、生物制造、食品和农业制造等具有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的关键领域进行重点支持,确保持续的技术创新,进而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潮流。领域选取仅是第一步,如何实现这些关键领域持续性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应用才是关键。在报告中,美国政府再次提及了“创新管道”的问题:推动基础研究到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也就是“共性技术”的建设。政府需要出手,让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顺利通过创新的“死亡之谷”,已成为各个国家的共识。

先进制造业是制造业中创新要素聚集、成果应用迅速、技术竞争激烈的领域。为此,我们要强化创新驱动战略,不断提高制造业核心竞争力。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支持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引导创新资源聚集聚合,推进“政、产、学、研、用”一体化,加快高校和科研院所创新成果的有序转化。

制定实施重点产业技术创新路线图,明确技术演进趋势和路径,合理配置和集成科技创新资源,提高技术创新及成果转化效率。充分利用好国家骨干科研院所、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等资源,开展前沿技术和竞争前共性技术的攻关,为先进制造业培育提供支撑。

建立企业主导产业技术研发创新的体制机制,完善科技、产业与金融有效结合的创新机制,促进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紧密结合、协调发展。加快先进制造业重大技术标准研究和制定,加强重点产业知识产权保护和专利布局,建立公共服务平台,开展重点领域知识产权试点、示范工作。

必须推动资源配置方式的根本转变

《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对美国的联邦和地方州机构的行政职能,提出了明确的建议,不断减少政府的繁文缛节、采用一切从简从新的手段。同时,报告对美国政府各个部门的角色也做了详细说明,像美国卫生系统HHS/NIH和自然基金委NSF的研发支持主要集中于基础研究,从中可以产生新的制造工艺和系统,而国防部、能源部、美国航天局、商务部DOC/NIST和农业部USDA则既支持基础研究,也支持先进制造的早期应用研究。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在做“简政放权”的体制性改造方面的努力。

近年来,我国政府也在不断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并取得了显著成效。为支持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我们要继续深化先进制造业领域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全面释放企业发展活力。从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入手,真正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投融资体系。全面实施负面清单制度,建立透明而公正的市场准入制度,让创新型企业脱颖而出。同时,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各级政府要注重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保障市场竞争的公平、公正、公开,激发人们的创业热情和企业创造活力。

必须把制造业人才队伍建设放在突出位置

美国制造业的繁荣离不开其强大的人才队伍支撑。美国政府之前出台的《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等政策,以及实施的“学徒计划”等措施,都从不同角度提出了提高劳动者素质的具体方案,并给予了相应支持。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政府再次重申,发展先进制造业,需要优先发展STEM教育、更新和拓展职业技术教育途径、推动学徒制和获得业界认可资质、将技能工人与需要他们的行业相匹配。

中国日下正在兴起修补大学课程的教育,有备受关注的“新工科”教育,有面向人工智能的专项修补(如,2017年5月中国科学院大学成立人工智能技术学院,这是我国第一所进行人工智能教学和科研的独立学院)。撇开这些浪潮不论,美国在推进先进制造业技术人才发展的时候,其核心目的是在教育和工作之间,为学生建立强有力的纽带联系。这同样应该是我们“制造强国建设”与“人才培养”最为关注的地方。

人才是先进制造业发展最为重要的驱动因素。为此,我们要围绕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需求,建立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相互融合的人才培养模式,在培养创新人才的同时关注技术人才的培养。以企业需求为导向,创新产学研合作机制,建立校企结合的人才综合培训和实践基地,加快形成一大批产业技术创新领军人才和高水平团队。重视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大力培养掌握先进制造业技术技能的劳动者,扭转企业和劳动力市场中技术技能劳动者严重短缺的局面。

必须建立综合的政策集成体系

在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各种战略计划中,美国从不吝惜政府的“有形之手”,财政专项资金、税收减免等各类政策纷至沓来。如,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政府认为,稳固的国防工业基础是国家的优先事项。这里的国防工业基础主要包括具有创新和盈利能力的国内制造业部门,以及弹性供应链。美国国防工业和制造业所涉及到的工业根基,事关国家安全。为此,美国政府每年投入1000多亿美元支持上述领域的科技研发、技术发明和产品创新,不断推动中小企业进入国内供应链体系,减少对国外某些产品的依赖,保障产业供应链安全。

我国促进产业发展的政策点多、面广、量少和互不协同,为推动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我们要创新投融资模式,鼓励社会资本以股权、债券等形式参与先进制造业发展,拓宽先进制造业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优先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对中小企业发展给予更多的资金支持,特别是要加大金融资本对技术研发的支持。积极探索多种担保方式,完善担保机制与功能,努力改变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现状。充分利用国家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等资本平台,引导社会资金投入,支持重大工程的组织实施和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公共创新平台建设、新兴产业发展示范。进一步降低流转税税率,完善和落实股权激励等税收政策,进一步制定完善奖励发明创造、知识产权评估作价、知识产权收益分配等相关政策。


高清查看列表查看
支持键翻阅图片
1/ 15

对我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几点启示

先进制造业是在传统制造业基础上,吸收信息网络、先进材料和工艺以及现代管理等新成果,广泛应用于产品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管理、售后服务全过程的新型现代产业,保障了现代社会发展的物质供应。先进制造业具有技术先进、知识密集、附加值大、成长性好、带动性强等特征,既是国家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也是我国未来国民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先进制造业大国,部分产品技术水平跃居世界前列。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先进制造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为推动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实现由制造大国向强国的转变,2015年我国颁布实施了《中国制造2025》。虽然目前《中国制造2025》成为中美贸易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现实告诉我们,发展先进制造业,我国一时一刻也不能放松。美国作为世界先进制造业强国,在产业政策制定、产学研用结合、重点技术领域攻关及人才培养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提到了扩大国内制造业供应链能力,而我国的文件表述语境是努力提高本土产品市场份额,这就往往成为中国政府干预市场的一个把柄。总的来说,《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对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具有重要启示和借鉴意义。

必须进一步提升先进制造业的战略地位

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美国政府有着极为清晰的发展战略。2011年6月发布《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2012年2月发布《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提出三项基本原则和五大发展目标;2012年3月启动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出资10亿美元支持创建若干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2014年10月公布《振兴美国先进制造业2.0版》,通过支持创新、加强人才引进和完善商业环境等方式,确保美国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近期又发布实施了《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在如此密集的政策支持和引导下,美国先进制造业发展呈现一定的回升势头,今年1-9月份美国制造业增加了40万个就业岗位。

与美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相比,我国明显“底气不足”。2015年5月发布《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3个10年的“三步走”战略,成为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重要行动纲领。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规划执行面临严峻挑战。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既是我国迈进世界制造强国乃至经济强国行列的根本之举,也是发出中国声音、迈出中国步伐、走出中国道路的必然选择。

为此,我们要高度重视培育发展先进制造业,一方面要从国家层面加强统筹谋划,滚动制定先进制造业发展战略,使
各种发展要素相互配套;另一方面要保持战略定力,进一步明确先进制造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保持发展战略的连续性、稳定性,研究建立促进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长效机制。

必须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提高产业自主可控能力

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选取智能制造和数字制造系统、先进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增材制造、高性能材料、半导体、混合电子、光电子学、高级纺织品、生物制造、食品和农业制造等具有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的关键领域进行重点支持,确保持续的技术创新,进而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潮流。领域选取仅是第一步,如何实现这些关键领域持续性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应用才是关键。在报告中,美国政府再次提及了“创新管道”的问题:推动基础研究到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也就是“共性技术”的建设。政府需要出手,让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顺利通过创新的“死亡之谷”,已成为各个国家的共识。

先进制造业是制造业中创新要素聚集、成果应用迅速、技术竞争激烈的领域。为此,我们要强化创新驱动战略,不断提高制造业核心竞争力。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支持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引导创新资源聚集聚合,推进“政、产、学、研、用”一体化,加快高校和科研院所创新成果的有序转化。

制定实施重点产业技术创新路线图,明确技术演进趋势和路径,合理配置和集成科技创新资源,提高技术创新及成果转化效率。充分利用好国家骨干科研院所、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等资源,开展前沿技术和竞争前共性技术的攻关,为先进制造业培育提供支撑。

建立企业主导产业技术研发创新的体制机制,完善科技、产业与金融有效结合的创新机制,促进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紧密结合、协调发展。加快先进制造业重大技术标准研究和制定,加强重点产业知识产权保护和专利布局,建立公共服务平台,开展重点领域知识产权试点、示范工作。

必须推动资源配置方式的根本转变

《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对美国的联邦和地方州机构的行政职能,提出了明确的建议,不断减少政府的繁文缛节、采用一切从简从新的手段。同时,报告对美国政府各个部门的角色也做了详细说明,像美国卫生系统HHS/NIH和自然基金委NSF的研发支持主要集中于基础研究,从中可以产生新的制造工艺和系统,而国防部、能源部、美国航天局、商务部DOC/NIST和农业部USDA则既支持基础研究,也支持先进制造的早期应用研究。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在做“简政放权”的体制性改造方面的努力。

近年来,我国政府也在不断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并取得了显著成效。为支持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我们要继续深化先进制造业领域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全面释放企业发展活力。从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入手,真正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投融资体系。全面实施负面清单制度,建立透明而公正的市场准入制度,让创新型企业脱颖而出。同时,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各级政府要注重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保障市场竞争的公平、公正、公开,激发人们的创业热情和企业创造活力。

必须把制造业人才队伍建设放在突出位置

美国制造业的繁荣离不开其强大的人才队伍支撑。美国政府之前出台的《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等政策,以及实施的“学徒计划”等措施,都从不同角度提出了提高劳动者素质的具体方案,并给予了相应支持。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政府再次重申,发展先进制造业,需要优先发展STEM教育、更新和拓展职业技术教育途径、推动学徒制和获得业界认可资质、将技能工人与需要他们的行业相匹配。

中国日下正在兴起修补大学课程的教育,有备受关注的“新工科”教育,有面向人工智能的专项修补(如,2017年5月中国科学院大学成立人工智能技术学院,这是我国第一所进行人工智能教学和科研的独立学院)。撇开这些浪潮不论,美国在推进先进制造业技术人才发展的时候,其核心目的是在教育和工作之间,为学生建立强有力的纽带联系。这同样应该是我们“制造强国建设”与“人才培养”最为关注的地方。

人才是先进制造业发展最为重要的驱动因素。为此,我们要围绕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需求,建立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相互融合的人才培养模式,在培养创新人才的同时关注技术人才的培养。以企业需求为导向,创新产学研合作机制,建立校企结合的人才综合培训和实践基地,加快形成一大批产业技术创新领军人才和高水平团队。重视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大力培养掌握先进制造业技术技能的劳动者,扭转企业和劳动力市场中技术技能劳动者严重短缺的局面。

必须建立综合的政策集成体系

在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各种战略计划中,美国从不吝惜政府的“有形之手”,财政专项资金、税收减免等各类政策纷至沓来。如,在《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中,美国政府认为,稳固的国防工业基础是国家的优先事项。这里的国防工业基础主要包括具有创新和盈利能力的国内制造业部门,以及弹性供应链。美国国防工业和制造业所涉及到的工业根基,事关国家安全。为此,美国政府每年投入1000多亿美元支持上述领域的科技研发、技术发明和产品创新,不断推动中小企业进入国内供应链体系,减少对国外某些产品的依赖,保障产业供应链安全。

我国促进产业发展的政策点多、面广、量少和互不协同,为推动我国先进制造业发展,我们要创新投融资模式,鼓励社会资本以股权、债券等形式参与先进制造业发展,拓宽先进制造业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优先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对中小企业发展给予更多的资金支持,特别是要加大金融资本对技术研发的支持。积极探索多种担保方式,完善担保机制与功能,努力改变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现状。充分利用国家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等资本平台,引导社会资金投入,支持重大工程的组织实施和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公共创新平台建设、新兴产业发展示范。进一步降低流转税税率,完善和落实股权激励等税收政策,进一步制定完善奖励发明创造、知识产权评估作价、知识产权收益分配等相关政策。


资讯编号:ZN000007255

评论0条评论
评论几句...
还可以输入300字符
精彩评论(0)
最新评论( 0 )
按Esc退出全屏预览
4/15w
联系热线:123-456-7890